快捷搜索:

安倍对俄领土交涉从开展走向焦躁的暗中,安倍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5月6日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谈,双方一致认为,为了解决北方四岛(俄罗斯称南千岛群岛)问题,需要“基于新思维的方式(进行解决)”。虽然并未透露新方式的详细内容,但双方表示在超过3小时的会谈中,“取得了打破停滞的成果”。为实现北方四岛返还,日本今后计划着手准备解决方案等,启动领土谈判。日本打算在实施经济合作的同时推进谈判,但成败难以预料。 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右)举行会谈的日本首相安倍 (6日,索契,kyodo)   “如果能大体上赞同我的意见,希望2个人进行沟通”,在会谈开始约1个半小时后,安倍对普京如此表示。通过翻译进行的只有2个人参加的会谈长达35分钟。在重新开始有多人参加的会谈之后,普京称“进行了积极对话”。两位首脑一致认为,在领土问题上,将为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对策”而推进谈判。  安倍随后提出了8项对俄经济合作方案。日本政府高官7日指出,“今后如何具体落实8项合作,将取决于俄罗斯在领土问题上的态度”。据称,日方希望避免只有经济合作取得进展的事态,而是与领土谈判同时推进,来确实推动谈判取得进展。  从前苏联时代开始,两国的领土谈判一直在“政经分离”和“政经一体”之间摇摆。安倍这一旨在避免重蹈覆辙的做法被认为是“新方式”。  日俄有关人士期待称,安倍或许已经有了新的领土返还方法的腹稿。相关人士表示,即使是基于新方式的谈判,“要求确定北方四岛归属的日本的立场仍不会改变”。      1998年,日本时任首相桥本龙太郎向俄罗斯前领导人叶利钦提出了“川奈提案”。该提案具体是指在北方四岛的北侧划设一个国境线,施政权在相当一段时间仍归属俄罗斯,在此基础上持续进行磋商。但这一提案最终不了了之。日本之前提出的各种方案都没有打破实际控制相关岛屿的俄罗斯的主导权。       对于日本而言,关键是不要错过俄罗斯今后可能做出让步的时机,并且是否能够给出妥当的解决方案。安倍方面认为力争2016年内实现的普京访日就是机会,正在进行准备工作。        一方面,日本外务省高管表示,新方式是一种“为加速领土谈判创造环境”的思路。设想会采取同时推进经济合作和领土谈判等对策和寻求对话的方法。       据称,俄方对日本的方针转换显示出了期待,认为日本将修改“签订和平条约要以解决领土问题为前提”这一方针,转为先签订条约然后再促进领土谈判。       安倍看准俄罗斯在国际社会遭到孤立、国内经济也持续低迷的机会发起了攻势。俄方将作何应对仍不透明。不过,俄罗斯似乎考虑在5月26~27日的七国集团首脑会议(G7伊势志摩峰会)之前对日本实施怀柔政策,进而分裂G7。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12月15、16两日的首脑会谈中,就启动有关北方四岛(俄罗斯称南千岛群岛)共同经济活动的磋商达成协议。另一方面,日本视为签署和平条约前提的四岛归属问题的解决仍未取得进展。日本国内对领土问题取得进展的期待曾一度高涨,但为何未能走到这一步呢?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深入观察了两国谈判的幕后。       “首先从建立信赖开始”       5月,在俄罗斯索契举行的日俄首脑会谈上,安倍与普京在只有翻译在场的情况下磋商了约35分分钟,提出“希望讨论岛屿合作的理想状态。想谈谈能一起做些什么”,说明了首先通过经济合作等建立信赖、在此过程中探讨解决方案的“新思路”。而在以往的谈判中,双方则始终停留在讨论有关四岛归属的法律和历史问题。       在5月的此次会谈中,安倍还提出了“8项经济合作”方案。俄方反应积极,还承诺9月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再次会晤。会谈之后,安倍对记者团表示,“获得了打破停滞、打开突破口的效果”。 从日本北海道根室半岛(前方)远望北方四岛中的齿舞群岛和色丹岛       但当时“新思路”的方向性并未确定。在日方从索契回国的政府专机内,据称有一位政府高官问“到底哪些是‘新的’”,对此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回答道“实际上我也不太清楚”。       “主权和归属等难题应暂时搁置”,安倍的秘书官今井尚哉和首相助理官长谷川荣一等首相身边的经济产业省出身者如此主张。另一方面,日本外务省则表示谨慎,认为“官邸不了解俄罗斯的狡诈,显得天真”。       安倍认为借助以往方式难以取得进展。8月下旬,对身边人士表示,“要求俄方归还2岛、剩下2岛继续磋商这一做法行不通”,否定了要求俄方先归还齿舞群岛和色丹岛的方案。       安倍也担心被俄方“先捞好处”       安倍也担心经济合作被俄方“先捞好处”。9月,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首脑会谈上,安倍在提及在四岛展开共同经济活动后,普京回应称,“这是非常积极的提案”。“日本非常担心只有经济合作得到重视”,在安倍表示担忧后,普京回答称“请相信我”。       此后安倍和普京同意12月15日在安倍的老家山口举行会谈。安倍因普京的回答而充满自信。会谈后对记者强调称,“能强烈感到取得了成效。具体推进谈判的道路日趋清晰”。       “应该能顺利”,安倍对周围的人这样说。之后,日本政府与执政党中关于领土问题的乐观论调蔓延。认为在12月的首脑会谈中北方领土问题将取得进展,关于解散众议院的“领土解散”的推测也增强。       作为北方四岛归属问题的解决对策,日本政府还讨论了两国均行使主权的共同统治方案。虽然俄方对北方领土主权的立场强硬,但日方认为如果在施政权等方面做出妥协的话,有望实现事实上的共同统治。       俄罗斯态度迅速变为强硬       然而到秋季后,俄罗斯针对日本的乐观论,态度迅速变得强硬起来。       “想把领土问题用于政治目的吗?岛屿不会立即归还”,俄罗斯政府官员10月份提出了在日本扩散的“领土解散”论,私下里对日本表达了强烈的不愉快。针对2018年春举行的总统大选,俄罗斯进入了对国内舆论敏感的时期。 与普京在东京会谈的安倍(12月16日,日本东京)       日本国家安保局长谷内与普京的亲信、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推进的安保协议也没有取得进展。俄罗斯对北方领土周边部署的美军存在警惕。尽管日本解释说,“美军参与地区问题是针对中国的,对俄罗斯也有好处”,但俄罗斯方面没有让步。 1 2 下页 >>

本文由365bet体育在线滚球发布于社会焦点,转载请注明出处:安倍对俄领土交涉从开展走向焦躁的暗中,安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