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新兴国在亚投行与亚开发银行间穿梭,亚投行时

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AIIB)已于1月开业。目前陆续宣布了多个融资项目。5月11日,亚投行宣布将与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为塔吉克斯坦提供银团贷款。此外,亚投行与亚洲开发银行(简称亚开行、ADB)已达成巴基斯坦银团贷款的协议。亚投行的单独融资项目也正在讨论之中,预计将于6月确定第1批的5~6个项目。  亚投行计划在2016年共发放12亿美元贷款。  亚投行将携手欧开行,向塔吉克斯坦的杜尚别至乌兹别克斯坦边境的高速公路建设项目提供银团贷款。去伦敦参加欧开行年会之际,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与欧开行总裁苏玛·沙克拉巴蒂(Suma Chakrabarti)就此事达成了协议。同时,亚投行与欧开行正在讨论向中亚提供其他银团贷款。  5月2日,亚投行与亚开行在巴基斯坦高速公路扩建项目上达成了融资协议。亚投行的融资额预计为1亿美元。此外,在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环状道路项目上也在讨论与世界银行讨论银团贷款。除了银团贷款项目,亚投行在中亚和南亚也在寻找单独融资项目。  亚投行预定在6月将相关项目汇总为“第1批项目”并正式确定。分别与世界银行、亚开行、欧开行进行联合融资,显示出不与现有国际金融机构对立的姿态。  尽管亚投行陆续确定了一批融资项目,但亚投行现阶段的融资态度被认为很是慎重。在与亚开行的项目中,似乎采取了亚投行在亚开行预存资金、最后由亚开行统一提供融资的方式。对于以民间为主体的项目,亚投行也一直持慎重态度。由于成立时间尚短,缺乏开发性金融人才或许是原因之一。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原田逸策 北京报道

在5月5日闭幕的亚洲开发银行(简称亚开行、ADB)大会上,新兴市场国家和欧洲国家顾及日美主导的亚开行和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AIIB),为保持“相等距离”而煞费苦心的姿态日趋突出。两家机构也在推进银团贷款等部分合作,化解了对立氛围。   “(提升新兴市场国家发言权的)增资应尽早进行”,4日在各国代表出席的会议上,如此敦促亚开行的是印度财政部长阿朗•杰特利。而柬埔寨代表团也表示“亚投行已经成立,开发性金融正在变化”,呼吁亚开行加快改革。不仅是中国,新兴和发展中国家也相继发出在亚开行加强发言权的要求。   背景是随着亚投行的诞生,对于一直支撑亚开行的成员国来说,对日美等施加压力的牌有所增加。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也表示,“亚开行仍保留1990年代的体制”,犹如在说亚投行才是亚洲开发的主流。    亚开行也感觉到了险恶的空气。在年度大会开幕之前的5月2日早晨,亚开行行长中尾武彦和亚投行行长金立群面带笑容相互握手。双方签署了旨在向基础设施项目提供合作银团贷款的备忘录,还同意将巴基斯坦的高速公路建设作为第一个项目。   中尾行长表示“将与亚投行加强合作关系”,突出了合作氛围。关于中印要求的提高出资比例,也明确表示“有这种可能”,向成员国送出了秋波。   以日美为双核心的亚开行、以及中国主导的亚投行。虽然业务上的重合将增加,但如果考虑到被认为每年高达8000亿美元的巨大的亚洲基础设施需求,与其对立,搁置是是非非、部分展开合作更符合双方的利益。   有的国家表示重视亚开行,例如泰国代表团表示“期待亚开行在重要课题上起到核心作用”,但很多国家都表示“希望两行推进合作”(印度尼西亚代表团),为避免加剧对立而保持了中立。    亚投行方面也无法一味坚持对立。第2季度正式决定的融资项目预计全部为携手世界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提供的银团贷款。本应成为资金筹措核心举措的债券仍无法获得评级。   虽然亚投行的出现挑战了亚洲金融秩序,但精通基础设施金融的人才和资金明显不足,单独行动无从谈起。   “(亚投行)不会成为竞争对手”,日本财务相麻生太郎4日显示出信心,积极评价了两行的银团贷款,另一方面,对于参加亚投行,再次明确了保持距离的姿态。      亚开行将以重视较高耐久性和环保的“高质量基础设施投资”突出差异。金立群重申“日美参加的大门一直敞开”,但日本方面打算暂不参加,似乎是要保留参加亚投行这张王牌,迫使中国方面作出让步。     中日外交的走向、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增长减速风险以及货币危机,在亚洲经济风险的萌芽不断膨胀的背景下,两家银行将时而合作时而竞争,不断相互试探……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飞田临太郎 法兰克福

本文由365bet体育在线滚球发布于365bet体育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新兴国在亚投行与亚开发银行间穿梭,亚投行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